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上海时时乐影视影评 > 不只是想见你那么简单

不只是想见你那么简单

文章作者:上海时时乐影视影评 上传时间:2019-09-27

在东京读大学的杜崎拓,有天在地铁月台上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记起了那个身影就是高中同学武藤里伽子。在返回故乡高知参加同学会的飞机上,杜崎拓陷入了过去的回忆……
这是一部给某天长大成人的少年和少女,沉下心来静静的看的,仔细想一想,我们真实的青春时代可能就是这样的,几分懵懂,几分天真,几分无聊。其实,有几个人能有动漫里那样绚丽灿烂的青春,那些在黑边框中的校园生活,青春时光都是很好很好的,但并不是我们的。在那个青涩的年龄里,对于那些对我们有特别意义的人,却因为某些小小的缘故,某些孩子气的意气,结果反而连朋友都没有做成。我们所有的,大概也是记忆中寥寥几次并肩走在初夏街道上的画面而已。
在宫崎峻笔下,爱情似乎都是若有若无的,彼此之间几乎都不曾将“爱”字说出口,却因为爱的沉静、深远、宽阔和纯净令人动容。毕加索说:“世界上根本没有爱,只有爱的痕迹。”每个人都在生活中留下过这种痕迹,它们对于其他人都是毫无意义的,更甚于,那些应该对此最有意义的人在当时当地可能也只是一笑而过,却会在多年以后突然怦然心动。
在故事的最后,杜崎偶然从同学那里得知,里伽子最中意的还是那个“当年睡在浴缸里的家伙”,才明白爱可能无声无息,但却如留在手帕上的淡淡熏衣草香,给人默默地回忆和鼓励;又如周而复始,永不停歇的涛声,它不会在意你是否留意,却永远留下了一个位置,让我们总有机会回来默默填补,默默温习曾经拥有的痕迹。

一次初遇
原本是松野喜欢的女生,第一次遇见也没有什么太多奇怪。可是对于这个新来的女生松野竟然如此挂念:为什么高二了还转学,为什么大家不喜欢她。东京的女生来到高知这个小县城,被传成趾高气扬看不起“乡下佬”的讨厌女生。

两次耳光
第一次是在东京之行之后,杜崎拓找里伽子要她不要跟别人说他们的东京之行,免得别人误会。里伽子给了杜崎拓一耳光,杜崎拓愣了一下反手还了一个。以前我曾觉得杜崎拓特别没气度,为了“名声”就这样欺负女生?女生都没说什么。后来我才知道,杜崎拓是因为知道松野喜欢里伽子,才努力和她划清界限。
第二次是里伽子被女生围攻,一个人舌战大家并击退大家,杜崎拓路过却没有帮里伽子,里伽子自然给了他一记。再怎么样,你是唯一见过我最脆弱一面的人,你真的就放手看我这样被欺负吗?

三次帮忙
第一次是夏威夷之旅,里伽子谎称钱包丢了,问杜崎拓借钱。这算是两个人第一次交谈,而杜崎拓说了一通教育的话,终究把钱借给了她。而她没有说谢谢,反而说他古板听话,说他大嘴巴。
第二次帮忙是陪里伽子去东京。这个匆忙的决定让他早上还在高知的家里,晚上就在东京酒店了,毫无预备。而这个决定也让他看见了平日孤傲的里伽子脆弱一面,看到了这个女生的可怜。父母离异,她站在爸爸这一边,希望可以留在东京,而爸爸却没有站在自己这一边……
第三次里伽子在东京见前男友,发现前男友居然和她好朋友在一起了,无奈之下里伽子只好叫杜崎拓下来冒充现任男友来挽回面子。杜崎拓却翻脸离去,事后里伽子突然好像长大了,实则对这个世界失望了这样的失望嫁祸于高知的一切,和那个睡在浴缸里的人。才有了后来的遗憾。两个人,一个对世界失望不想主动,另一个碍于朋友也不能主动,最后青春走啊走就要分离,时间没有等他们匆匆离去拆散彼此。

这一次重看,明白了很多以前没有看懂的部分,明白最后里伽子隔空的道歉,明白杜崎拓和松野的沉默,明白杜崎拓听说里伽子在东京时嘴角的微笑。而我们年轻时还没反应过来就结束的爱恋也许就是这样把。
这辈子一定要去一次高知。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上海时时乐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只是想见你那么简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