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上海时时乐影视影评 > 所谓完美的世界,大概是在阳光下舒服地躺着

所谓完美的世界,大概是在阳光下舒服地躺着

文章作者:上海时时乐影视影评 上传时间:2019-09-27

图片 1

       最后中枪的布奇枕着手臂躺在草地上,仿佛只是在阳光下面带睡着了。这也许是他尽最后一点力带给菲利普的完美世界吧。

当他倒在草地上,小精灵的面具静静的躺在那,菲利普衣服里的钱,随着那个划破了的万圣节精灵服飘荡在风中,散落在草地上,在布奇身边,无人问津。物质的给予,世俗的身份,最终随风而逝,一场空。他终究不是菲利普的父亲,他教他拿枪,最终却倒在他颤巍巍的枪口下,他最后塞给他的钱,亦一张张散去。但精神的陪伴,清单上每一个实现了的愿望,越过善恶是非,摒弃因果轮回,附着在那张染着血色的明信片,随着菲利普登上他的火箭船,陪伴着他加速前往未来。那张父亲寄来的明信片,是布奇的阿拉斯加,而与布奇的这趟旅程,之于菲利普,何尝不是这个小男孩的阿拉斯加,一个曾经梦想,一路追寻,短暂拥有,从此遥不可及的完美世界。 布奇一动不动的躺在草地上,手臂枕在头下,像是躺在那,懒懒的晒太阳,看着菲利普的火箭升空,就像他说的,我想阿拉斯加,就是这样了…

       晚安布奇。

就像瑞德曾经将布奇的父亲定义为一个不合格的父亲,选择让布奇远离这样的父子亲情。可是布奇还是揣着皱皱巴巴抚摸了无数遍的明信片,心心念念想要去阿拉斯加见见自己的爸爸。

© 本文版权归作者  bingo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如果只看海报和电影名字,你会想到那部同类型的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菊次郎的夏天?布奇越狱后因为狱友闯进菲利普的家而引发一场骚乱,于是这个没有捣蛋,也没有糖果,没有过圣诞节也没有吃过棉花糖的小家伙菲利普被当做人质,随着布奇踏上了逃亡之路。在甩掉了狱友后,这一大一小一路躲避一路朝着明信片上的阿拉斯加飞奔而去,两个没有爸爸的人,在追寻爸爸的路上,不断造梦圆梦最终远离梦。 布奇越狱的目的地是那个父亲寄给自己的明信片上的阿拉斯加,整部电影从头到尾都在充斥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亲情关系,菲利普和妈妈,那个野餐车被抢走的一家人,那个叫麦克的农场的男人和他的孙子。甚至是布奇与菲利普,或者说是瑞德与布奇。 也许是菲利普勾起了自己童年的回忆,和对美好父亲的向往。虽然萍水相逢,却在短暂的旅途中无意间弥补了菲利普缺失的,一个温柔又充满男子气概的父亲。我想,如果菲利普心中曾经有一个关于爸爸的幻想,大概就是布奇的样子。带着一个男人的粗矿和气概,又夹杂着来自一位父亲的呵护与指引。与菲利普像两个男人般的相处和信任,开启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讨论菲利普JJ的大小,教他开车,偷喝可乐,教他在荒野里撒尿,教他拿枪,坐在车顶飙车(当然,拿枪和飙车确实很危险,不要模仿)这就像妈妈出差时寻常家庭的父亲与儿子的相处,这是一个男孩成长过程中母亲无法替代的情感交流。也许在布奇眼里,远在阿拉斯加的父亲,一定也是这个样子,一样美好。

      而看到最后一段时,我竟哭得很惨。大概没有哪个劫匪会以“之后你要让他过万圣节”“之后你要带他去游乐园”作为谈判条件吧。明明知道自己快要完了,却还在直升机降落时安慰菲利普“你今天可以坐上火箭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其实最后狙击手没有错,但萨利和瑞德更没有错。他们大概不是程式化地只将布奇当做罪犯,而是能够感受到布奇的温情吧。

图片 2

看到这电影的时候,豆瓣上的标签是剧情/犯罪,我以为大概是有关案情推理之类的电影(没有先看影评)。
      
       观影感受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电影前半段其实是一个较松弛的状态,布奇可以杀死威胁菲利普的同伙,也可以在商店中大摇大摆为菲利普买裤子和鞋子,也会和出去郊游的一家人打成一片。
      
       但布奇又是多见不得人们以血缘为理由随意打骂孩子,任意决定孩子的选择与意向啊。他的目的地是阿拉斯加,只因他童年时他爸爸给他简单构建的乌托邦。一方面他对菲利普说他的爸爸是个烂人,一方面他又是那么向往着父爱,向往着被关爱的生活。正如萨利所说的,应该是什么原因决定了他的目的地,越狱后的方向,竟是由儿时父亲所寄的一封明信片决定的。看似作恶多端的布奇,却不是我们想得那样做了那么多坏事。“我一生只杀了两个人,一个是伤害我妈妈的人,一个是伤害你的人”。
     
      至于菲利普,我倒不认为他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他只有八岁,是个贪玩却又明是非的年纪,他知道偷东西是不对的,但却抵不过从来没有过过的万圣节的诱惑;他可以和布奇以很放松的状态相处着,却在以为布奇要伤害农场一家人时哭着开了枪。布奇与菲利普说话时都是温柔的,也是站在菲利普的角度去说的,“时光机”、“云霄飞车”、“棉花糖”,都是小菲利普所企盼的。

父母的爱是怎样的,大概只有孩子自己心里最懂。其他人谁没有权利或者立场去审判一个人是不是一个完美的父亲,合格的母亲,也不能替代另外一个人去选择放弃自己的父爱或者母爱,无论这份爱是残缺还是美好。这也许就是瑞德说的那句我不知道。他不知道,他曾经替他选择,为他创造了一个自认为好的世界,究竟是对是错。

图片 3

但是在菲利普心里:她是一个好妈妈,她会给我这些东西。 克里夫依旧还是会紧紧依偎在麦克的怀里,惊恐的看着替他伸张正义的布奇泪流满面,不再对布奇教他翻筋斗露出笑脸。

图片 4

图片 5

相比布奇心里的父爱和一路对菲利普的呵护,电影里的那几个父母亲似乎并不完美,他们的爱夹杂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漏洞与不足。他们会没有耐心,他们会忍不住斥责,他们往往意识不到那些细节里夹杂的伤害。只是这个世界亲子感情羁绊千千万万种,爱的表达千差万别,却都不曾有完美的那一个。布奇也一样,在克里夫和菲利普面前用枪指着麦克,最终导致一个自己朝夕相处,视若父亲的小孩子颤巍巍的举起枪。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oray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狙击手因为误会布奇拿明信片的动作而开枪射击,瑞德懊恼不已。当萨利对瑞德说:"你做了你能做的一切"瑞德说:"我不知道"。 也许在他向萨利说起为什么会把布奇关进去而不是缓刑或者其他的方式的时候,瑞德就已经在质疑自己。面对布奇酗酒,暴力,充满危险的父亲,瑞德自认为比起回到这样的父亲身边最终近墨者黑走向不归路,不如选择一个至少远离堕落充满希望的地方,瑞德说:"我看过从那里改造出来的人,有一个甚至当上了牧师。"于是他为布奇否定了那个不合格的父亲,从他的生活里抽走了他觉得不健康的父爱。替他选择了他眼里最好的可能。如今,他不知道,这究竟是对是错。 就像当布奇面看到麦克拍打着克里夫的脑袋骂他,他愤怒,仿佛看到了一个十恶不赦不配为人长辈的混蛋。于是用枪指着麦克的脑袋逼他按照自己的方式对克里夫说我爱你,然后情不自禁的说,太美了。他像一个孤独的审判者那样,用武器为克里夫制造一份布奇眼中完美的亲情,甚至替他去制裁一个所谓不合格的爷爷。 就像当菲利普的妈妈来接他,他说:"那是我妈妈",布奇说:"你买了一套万圣节衣服,她会让你去要糖果吗?"在布奇眼里,无论菲利普说什么,他不信任那是一个好母亲,于是他拿出菲利普的愿望清单,一条一条念给远方那个母亲听,要她亲自保证。 布奇在遵照自己内心的完美世界,去审判克里夫和菲利普的爷爷和母亲,尝试来为菲利普和克里夫创造一个完美的亲情世界。

"你觉得这是什么?" "一辆车" “不,它是一台时光机” "前面,是未来,后面,是过去,如果你觉得人生太慢,你想加速前往未来,你就踩油门,如果你想慢下来,当你踩刹车,时光就会慢下来, 现在,是当下,享受它吧,菲利普。"

图片 6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上海时时乐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所谓完美的世界,大概是在阳光下舒服地躺着

关键词: